服務熱線:4000558538
 

地方支付能力陡減?專家:環保企業單靠政府付費將有巨大風險 應實現“微循環

經濟觀察網
董瑞強
2019-12-30
閱讀次數:27
閱讀字體 【

  這一年,環境產業在“寒冬”中歷經諸多考驗,如何“活”下去,資金是最大的難題。很多民營環保上市公司走出了關鍵一步:引入國資,整體“轉身”。

  12月19日,E20環境平臺董事長、首席合伙人傅濤在2019(第十三屆)固廢戰略論壇上說,躺在政府支付身上的環保企業,如果大部分收入來自于政府PPP合同,是有巨大支付風險的。單靠政府付費的固廢產業是不可靠的,政府付費不可或缺,但不能是唯一來源。

  他給出了解釋:一方面,從長遠看,中國經濟增長速度跌落到6%以下將是正常的,地方政府支付窘境可能會是常態。另一方面,大規模減稅,地方政府信心不足,盡管支付意愿增強,但地方經濟收入不行,支付能力在衰減。

  近幾年,中央環保督察不松勁、不開口子,壓力層層傳導倒逼,使得地方政府在環境治理上支付意愿日益增強。同時,環保督察也改變了地方政治生態,不少地方的環保官員因考核目標未完成或出現嚴重環境污染問題被相繼問責。

  此次論壇由E20環境平臺和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有限公司共同主辦。經濟觀察網記者在論壇上采訪了解到,不少民營環保企業的負責人對一些地方政府拖欠賬款問題表示擔憂,尤其是在當前行業“寒冬”中,企業融資難、成本高,很容易出現資金鏈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對民營企業減稅降費的支持力度一直在加大。

  12月22日,據新華社最新消息,中共中央、國務院近日印發了《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這對民營環保企業發展來說,是一大利好消息。

  《意見》要求進一步減輕企業稅費負擔。切實落實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實施好降低增值稅稅率、擴大享受稅收優惠小微企業范圍、加大研發費用加計扣除力度、降低社保費率等政策,實質性降低企業負擔。

  同時,要建立完善監督檢查清單制度,落實涉企收費清單制度,清理違規涉企收費、攤派事項和各類評比達標活動,加大力度清理整治第三方截留減稅降費紅利等行為,進一步暢通減稅降費政策傳導機制,切實降低民營企業成本費用。

  地方支付窘境

  12月9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2020年《經濟藍皮書》,其中顯示,2019年,全球經濟貿易增速顯著放緩,主要經濟體經濟增速普遍回落,預計中國經濟增長6.1%左右。2020年全球經濟有望出現溫和回升,但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國內周期性問題與結構性矛盾疊加,經濟運行面臨的風險挑戰仍較多,預計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6.0%左右,CPI上漲3.4%左右。

  經濟增速明顯下滑,地方支付能力降低,對環境產業的影響顯而易見。不少地方政府出現拖欠民營環保企業的治污工程費用。

  傅濤稱,今年中央政府減稅兩萬多億,導致地方政府支付能力大減,很多項目因政府沒有支付能力,而成為不好的項目,甚至半路夭折,這在水務行業更為普遍。此外,除垃圾焚燒發電有清晰付費指向,其他很多領域基本是靠政府財政。但隨著絕大部分地方政府的可支配收入和應稅財政收入的下滑,會影響其支付能力。

  此次印發的《意見》給民營環保企業吃了一顆定心丸。其中明確提出要加快及時支付款項有關立法,建立拖欠賬款問題約束懲戒機制,通過審計監察和信用體系建設,提高政府部門和國企的拖欠失信成本,對拖欠民企、中小企業款項的責任人嚴肅問責。

  同時建立清理和防止拖欠賬款長效機制。各級政府、大型國企要依法履行與民企、中小企業簽訂的協議和合同,不得違背民企、中小企業真實意愿或在約定的付款方式之外以承兌匯票等形式延長付款期限。

  此外,《意見》要求建立政府誠信履約機制。各級政府要認真履行在招商引資、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等活動中與民企依法簽訂的各類合同。建立政府失信責任追溯和承擔機制,對民企因國家利益、公共利益或其他法定事由需要改變政府承諾和合同約定而受到的損失,要依法予以補償。

  “只有實現微循環,才能不完全依賴政府支付”

  在傅濤看來,固廢產業是夜空中一顆閃亮的星。很多從事固廢處置的企業在蓬勃發展,但也需居安思危。固廢產業必須在系統循環中實現市場價值,這種系統循環有大循環,更有小循環。

  傳統的固廢行業走的都是大循環,處理處置在產業鏈上走的越遠越是大循環,大循環是傳統的工業思維。“我們已習慣于把所有東西以城市為單位做成大循環,但未來會打破各個部門的壁壘,形成小循環、微循環。只有實現微循環,才能不完全依賴政府的支付。”他說。

  傅濤介紹稱:“垃圾焚燒之所以繁榮,是因為中央轉移支付,通過電價轉移一部分支付給地方,但地方沒有能力去支付更多垃圾全面處理的費用。現在垃圾焚燒發電補貼正在考慮被取消,什么時候、以什么方式落下來還不確定,但一旦落下去,將對固廢行業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從垃圾混合處理到垃圾分類處理處置,到現在部分城市推進的系統化管控,各種點狀服務在增密,逐漸使點連成了線、再到面,固廢產業正在進入面上的系統服務時代。

  在此過程中,有不少公司已成為綜合性服務商,但傅濤認為,僅定位為綜合服務商還不夠,需要向系統服務商升級,把已形成的多個點上的服務能力形成邏輯關系,垃圾分類市場可成為戰略提升的導引。

  “無廢城市”建設痛點

  無廢城市的興起,在改變城市結構、布局、模式、定位和主導產業,這都在影響固廢產業格局。固廢在城市發展中不再僅是末端處理,而是與城市綠色發展有著更強的融合。

  2019年初,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方案》(下稱《方案》),開啟“無廢城市”建設試點,預計兩年內在全國形成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示范模式,以引導全社會減少固廢產生,提升城市固廢管理水平,加快解決久拖不決的固廢污染問題,改善城市生態環境質量。

  中國環境保護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魏民樂認為,“無廢城市”建設實施中有五大難點和痛點問題,其一,垃圾產生量隨經濟發展在日益增長,各地存在數以千計的小規模垃圾填埋場、非正規處置廠,存量垃圾壓力巨大。

  生態環境部數據顯示,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產生固體廢物量最大的國家,每年新增固廢100億噸左右,歷史堆存總量高達600億-700億噸。固廢產生強度高、利用不充分,部分城市“垃圾圍城”問題十分突出。

  “垃圾量很大,但各地政府現在又普遍存在支付壓力,在環保督察高壓下,既要解決當期固廢問題,又要解決幾十年發展遺留下來的環境污染舊賬,對地方政府是巨大挑戰。”魏民樂說。

  其二,固廢處理商業模式競爭激烈,商業模式不清晰的各類固廢處置,出現了斷點、碎片化和無處置問題,仍處于百廢待興狀態。

  其三,固廢管理和治理受行政區域限制,不聯不通,無法規模化和集約化,無形之中增加了政府支出。

  其四,農村面源污染面大量廣,不科學施用化肥、農藥,污染問題突出,農業廢棄物綜合利用率較低,農村生活污染處理率過低,畜禽養殖問題非常突出。由于資金無法保障,農村面源污染治理模式和盈利模式無法打通。

  魏民樂認為,“即便依靠國家補貼資金建成,在后續管理運營和維護方面,由于缺少必要的資金和模式,也難以長期發揮作用。”

  其五,固廢產業鏈收運與處置割裂,整體治理效果有限。很多城市廢棄物處理分屬不同部門管理,自成標準,協調困難。各種危廢產量小,沒有統籌管理部門指揮收運,農村耕地分布分散,沒有建立起高效有序的物流系統等。

Copyright © 2000-2014 Sinoinfo eCommerc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廣西華訊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桂ICP備15007906號-4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301號  站長統計
電話:18978846955、18978848911 傳真:0771-5553302
郵箱:[email protected]

网络麻将怎么构成赌博